#拍賣市場

奈良美智熱潮極速冷卻?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成交價未及HK$1億

2019/11/27 14:26

本年10月,奈良美智的《背後藏刀》在香港以HK$1.95億天價成交,把畫家推上「日本最貴藝術家」的寶座以外,亦在當代藝術世界掀起一股奈良狂熱。事隔一個月,佳士得帶來另一幅奈良大作 -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,獲得獨立圖錄、獨立專場拍賣的尊貴待遇,可惜未能一如外界預期般再創高峰。畫作最終僅以最低估價的HK$8,000萬落槌,連佣HK$9,287萬(NT$3.58億)成交。莫非奈良熱潮,這麼快就開始冷卻下來?

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繪於2012年,藏家由洛杉磯 Blum and Poe畫廊直接購入,分別於2012、2014、2017年,在橫濱、青森、熊本、豐田、倫敦等地的大型奈良美智個展亮相。如果閣下是奈良的忠實擁躉,或許會覺得畫作相當眼熟也說不定。

要明白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的創作來源,我們首先要了解奈良本人的背景。奈良美智生於弘前,這個位處日本的偏僻小鎮,以白雪皚皚的漫漫冬日而聞名。奈良小時候常常呆在室內,完全沈浸在自己的想象世界中。對於工薪階層的父母來說,奈良從小就是個不讓人操心的孩子,也難怪之後他筆下的人物總是以獨立、叛逆、淘氣為特點,確與童年時複雜的心理環境息息相關。

成年後的奈良把朋友圈鎖得很小,只有幾位摯友才真正接近到他。他本人也喜愛深夜畫畫,這些習慣像極了他筆下吸血鬼般的主人公 - 晝伏夜出、寂寞而又令人恐懼的怪奇人物。可能奈良這樣一個藝術吸血鬼,也是在深夜的靈感爆發中,繪畫出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這幅大作。

奈良不僅一直以頑童作為筆下主角,他也一直將之視為自己情感狀態與反應的直接表現。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正是他對童年的回憶重現:女孩看似純潔無邪,卻有一顆小而尖銳的利牙,成為一種別出心裁的形式暗喻。正因這一略顯暗黑的細節,令觀者帶著提防地在畫面上尋找更多解釋。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畫布上,奈良以無可比擬的方式使觀者拷問自己的內心想法,而持著畫筆的他也似乎變得非常外向,毫不掩蓋才華風格。

奈良花了整整一年繪製背景,温和的奶油色以一種近乎不可能的方式,從層層疊加的彩色底漆中脫穎而出。畫中描繪的半身魘笑少年,是奈良標誌題材的成熟版本:來勢洶洶,不懷好意,瀏海嚴酷尖刻,與下方尖牙的形狀相互呼應。然而,畫中人物最動人心魄的地方,便是決心堅定的凝視,彷欲與世為敵。

《背後藏刀》於今年10月在香港蘇富比成交後,把奈良的個人拍賣紀錄由近HK$3,500萬,一舉推高至HK$1.95億之高。《背後藏刀》與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同樣是尺幅巨大之作,前者大小為234 x 208cm,後者為193.2 x 183.2cm,略小一點。創作時間上,《背後藏刀》則比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早十二年誕生。

在藝術界的奈良熱潮之下,即便只是他塗鴉過的HK$100紙幣,也能夠以匪夷所思的HK$45萬成交。外界本來預期,估價HK$8,000萬的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要逾億落槌,應該毫無難度。可是拍賣場果真是波濤洶湧之地,結果經常都出人意料。

拍賣官以HK$5,500萬起拍,主要競投者有兩位,俱是透過電話出價。經過7口叫價後,拍賣官以HK$8,000萬落槌,由佳士得環球副主席李昕(Xin Li-Cohen)為8055號牌的客戶投得心頭好,連佣HK$9,287萬成交。

雖然今次成交不及一個月前的HK$1.95億,但並不代表奈良大勢已去。大家別要忘記,今季拍賣以前,奈良的拍賣紀錄只是HK$3,000多萬。相比之下,HK$9,287萬這個數字其實一點不低。應該說,奈良美智熱潮是在市場理智之下,慢慢轉趨平穩。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亦是史上第二貴的奈良作品。

順帶一提,《等不及夜幕降臨》已經獲得洛杉磯郡立美術館(2020年4月 - 8月)、上海餘德耀美術館(2020年9月 - 2021年1月)、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(展覽時間待定)、以及荷蘭鹿特丹藝術廳(2021年1月 - 9月)邀請借展,大家還有不少機會可以親身欣賞這幅畫作。

 

文章引用自:THE VALUE

 

 

相關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