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藝術人物

光燦百年:抽象藝術大師朱德群

2020/07/09 18:28

昨天晚上,在新冠疫情以及後國安法的香港拍賣會,藝術行情仍然穩住,開出亮麗紅盤。二十世紀的藝術家朱德群 ( 1億1369萬港元)、關紫蘭(977.5萬港元)、龎均 (737.5萬港元)、陳庭詩 (150萬港元);二十一世紀的王俊傑 Matthew Wong (262萬港元) 分別創下藝術家個人拍賣新高紀錄。

其中五聯幅長達650公分的朱德群1980年代作品《自然頌》,終於使得朱德群進入港幣億元俱樂部。

🍀🍀🍀🍀🍀

2020年5月本人為百年誕辰的朱德群先生寫了一篇「光燦百年:抽象藝術大師朱德群」專文。特地在此和朋友分享。

🍀🍀🍀🍀🍀

2020年本為華裔法籍抽象大師朱德群、趙無極百歲誕辰的重要年度。同樣出生於1920年,趙無極是冬去春來的二月,朱德群則為秋末冬初的十月。1930年代時,皆是杭州藝專同窗,相似的師承,先後往巴黎拓展藝術,晚年成為法蘭西美術學院的終身院士,無論在法國或是華人的美術界或學術界對他們投報以敬意,畫商、收藏家遍及各洲,國際拍賣行情也屢創新紀錄。然而,最重要的百年回顧大展意外遇上全球性新冠肺炎災情而停止,令無數藏家無奈惋惜。

根據報導,朱德群基金會Chu Teh-chun Foundation原本盛大籌備規劃2020百歲大型回顧展,預計四月起在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,而後中東、歐洲和美國的巡迴展出,不料2019年底爆發新冠肺炎傳染病,2020年春天疫情擴及全球,展覽計畫無以為繼。面對全球性的災難,基金會捐出藝術作品參加巴黎和香港的慈善義賣,支持抗疫工作。

朱德群於2014年3月26日以93歲高齡逝世於巴黎自宅,法蘭西學院的新聞資料曾以「繼兩位同儕喬治・馬修與趙無極的先後殞落,朱德群是革新西方繪畫史抒情抽象的最後一位美術院士。」1997年,朱德群被選為法蘭西美術學院終身院士,也是兩百年來獲此殊榮的華人第一人。2001年又榮獲法國教育部頒授騎士棕櫚勳章,以及榮譽軍團騎士勳章等藝術成就。

朱德群逝世後三年,2017年其家族在日內瓦成立「朱德群基金會」慈善機構,由夫人朱董景昭擔任主席,次子朱以峰Yvon Chu為副主席,宗旨於保護、宣傳和推廣朱德群作品的影響力,籌辦展覽、保存藝術家文獻檔案,建立作品編目,協助鑑定與認證,並出版畫冊書籍,以及鼓勵年輕藝術家的獎學金等,遺愛人間。

值此2020年的春天,僅以此文和紙上畫展形式,獻給百年前誕生的時代巨人,聊表敬意與追思。

 

力與美的選擇 前衛的杭州藝專

朱德群本名朱德萃,1920年出生於江蘇省蕭縣白土鎮(後劃為安徽省)一文人家庭,故鄉位於蘇魯豫皖交界,清朝時隸屬於江蘇徐州。祖父朱漢山、父親朱禹成皆為知名中醫,父親亦是書畫收藏家,懂得傳統水墨畫。朱德萃家中有三兄弟,他排行第三,自幼特別喜好書畫,受父親指導,臨摹無數碑帖。幼時跟兄長就讀私塾,後入蕭縣縣立實驗小學、師範,轉入徐州中學、海州中學。成長於動盪不安的時代,生存教育屢屢受逆境考驗。

1935年在開明的父親的指點下,朱德萃捨棄擅長的體育,報考藝術專科,當時有北平、上海、徐州、杭州四地可選擇。朱德萃聽同鄉轉述,杭州藝專的校長、教授多從法國留學回來,師資強不易考取。好勝心強的他於是選擇報考杭州藝專,當時因中學畢業文憑尚未發下,恐趕不上報名,借用堂兄德群的畢業證書報名,一考即中。取得文憑後要求還原本名未果,從此成為朱家的第二個「朱德群」,冒用的名字戲劇性的為他一生所用。

離開朱家山村,進入西湖畔全中國最前衛的美術學校,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。不僅師從林風眠、吳大羽、方幹民等留法名師,從歐洲帶回的現代美術教育,灌輸古典主義的透視、色彩學、解剖學,以及印象畫派、野獸派與立體主義等引領風潮的觀念。繪畫系主修西畫,但同時仍必修國畫,雙管齊下,因此朱德群和其他同校的趙無極、吳冠中一樣,向中國繪畫的大師潘天壽學習書畫。朱德群自認為他的抽象繪畫中的雄渾陽剛,應可追溯自潘天壽師的影響。

天天在西湖邊寫生,有吳大羽師的指導,兩年畫了五百多張寫生。吳大羽點出印象派的精髓,「繪畫即是畫家對自然的感受,亦是與宇宙間一霎那的真實⋯。要能抓住一霎那真實,就要畫家與自然融合,進入物我兩忘的創作境界。」這是朱德群後來畫抽象畫的座右銘。朱德群在名師的教授下,左右逢源,融會現代西方畫和傳統中國畫,構築藝術人生堅實的基礎。

時空旅人 中國、台北、巴黎

藝專學習期間逢中日戰爭,學校遷入四川,1941年朱德群以優異成績畢業,留校任助教。1944年任大後方中央大學建築系講師。戰爭結束後,與師生從重慶遷返南京,途經長江三峽,沿途所見山苔峭壁、松石峻崖的雄偉山水,留下畢生難忘的印象。令人遺憾的全部油畫留在重慶無法帶走,隨身攜帶的七八百張生活速寫遇暴風雨,多年作品化為紙團毀於一旦。

1948年朱德群與同窗柳漢復結婚,次年女兒凱蒂出生於亂世的南京。中國時局動盪,妻子的兄長已轉往台灣定居,1949年妻女先離開南京,他隨後經上海乘船抵達台北。行前數十幅油畫託付與同學王如松,後來得悉王返鄉,所有油畫已不知下落。命運多舛,二十世紀初期中國藝術家,因戰亂被迫遷徙,生活尚且不易,早年創作能留存者幾希。1949年以前在中國的所有畫作連一張速寫都沒留下,成為朱德群一生中莫大遺憾。

來台生活五年時間,朱德群先在台北工專建築系任教餬口。因為曾是潘天壽高足,後來結識了曾學過畫的教育部長張道藩、蔣碧微,以及黃少谷、羅家倫等政要聞人,推薦他到台灣最高美術學府師範大學藝術系教書,劉國松即為高足之一。

所謂教書的先生很少畫畫,朱德群雖然居鬧市台北,卻是一個愛畫畫的隱士,擁有古典寫實與素描的深厚功力,以及塞尚的現代風格啟發,偏好畫靜物、風景還有人物肖像,曾在阿里山、八仙山畫過多幅風景。1954年12月在台北中山堂舉辦生平首次個展,展出50多幅畫作,成為當年畫壇盛事,在尚無藝術市場的1950年代,全數作品售罄,籌措了前往巴黎尋夢與生活旅費。他一心盼望能如恩師與同窗趙無極、吳冠中一般,前往藝術的麥加朝聖。

往法國的越南號輪船上,巧遇往西班牙留學的師大女學生董景昭,萌生愛慕之情,悄悄結下後半生的因緣。在此之前,朱德群已有過兩段婚姻,對象都是繪畫系同學,年輕時自然而然在一起,唯有對女學生的情感是生平第一次,放下為人師表或傳統禮教約束,此時他不計毀譽及後果,像藝術的追求一樣,義無反顧。經過數十年戲劇般的牽扯拉鋸,將軍的掌上明珠董景昭最終成為他的妻子,生涯奮鬥的最強支柱。

幸有張道藩事先安排,及音樂家留學生許常惠的幫助,朱德群到了巴黎先學習法語,於大茅屋工作室La Grande Chaumière畫人體素描,結識久仰其名的潘玉良和藝術圈好友。朱德群連續以兩幅典雅娟麗帶有東方神韻的《景昭肖像》油畫,入選1955年和1956年巴黎的春季沙龍展,分別獲得榮譽獎與銀獎。此時的敲門磚象徵著朱德群的寫實繪畫的自我檢驗與總結,他決定開始新的藝術探索。

在巴黎 朱德群的風景是一嶄新篇章

1956年俄裔畫家史塔耶爾(Nicolas de Staël)的遺作回顧展,敏銳而天馬行空的表現,點爆了朱德群內在的宇宙,藝術的壯遊出現重大轉折。他擺脫形體的約束,開始嘗試畫抽象畫。在創作的過程中,體驗到莊周逍遙遊、孔夫子遊於藝的自由自在。

「在抽象畫中,不一定要完全否定物質的自然形象。」史塔耶爾的自由精神,使他聯想起三峽聳立的抽象山峰,巴黎街道斑駁牆面的迷人具象與抽象圖紋。中國老子的「恍兮惚兮,其中有象。」就是抽象畫。中國人的寫意美學、道家哲學,消弭了西方抽象與具象的對立。朱德群的抽象繪畫,從西方人的畫裡觸發,源頭卻在中國文化,在「大象無形」與「恍兮惚兮,其中有象」的理念裡。

朱德群喜愛古典音樂與唐宋文學,平日朗讀詩賦,聽交響樂作畫,他的繪畫裡經常融入詩詞韻律,最特別的是他不介意為抽象畫題寫畫題,詩詞一般的文字,本就非常抽象,不會干預藝術的解讀。1956年開始嘗試抽象畫,先是變形,一些色塊的組合,然後藍灰黑構成的音樂性線條與節奏,而早期的抽象作品透露著中國筆墨的基因。好友吳冠中曾點出朱德群的作品特色:「遠看西洋畫,近看中國畫」。「德群表現中另一突出的特點是特明性,黏糊糊的油彩,織成透明的新裝,那種半透明的效果,本是中國宣紙特有的風采,是令西方可望不可攀的風采。」

朱德群在法國成為巴黎畫派的成員之一,趕上抒情抽象藝術的浪潮,他的繪畫經過1950年代早期凝彩寶石典雅構成時期;1960年代大幅狂草動勢強烈,寬筆刷畫的大抽象畫時期;1970年代受林布蘭繪畫啟發的幽微與光源的奧妙探索,1980年代中期酣暢淋漓的雪景系列,以及後期的波瀾壯闊的交響詩合奏律動,一生繪畫成就不凡。

法國詩人曾以「超脫之風景畫」(Les Dépaysages de Chu TehChun, une poétique de l'espace)評析了朱德群的抽象畫,讚揚畫中展現詩意空間。在巴黎,朱德群的風景畫是嶄新的一章。又有「二十世紀的唐宋畫家」的封號。他的畫能在西方美術界受到評論界的重視,進而進入西方博物館與大藏家的寶庫。

留法三劍客 百年各領風騷

吳冠中、趙無極與朱德群是1930年代杭州藝專林風眠的得意門生,也是華人西畫市場所謂的「留法三劍客」。他們一生留下美麗雋永的作品,在拍賣市場頗受追捧。三人之中,朱德群最晚抵達巴黎,晚了吳冠中九年,趙無極六年,他的個性木訥內向,只知畫畫,鮮少送往迎來。1958年,抵法兩年後在音樂家許常惠的牽線幫忙下,找到勒讓特畫廊Galerie Legendre代理簽下五年合約,得以安住巴黎。參與國際間重要盛會,1969年參加巴西聖保羅雙年展,以專室陳列。1979年袖珍博物館出版社Le Musée de poche曾推出大師傳記叢書專題,朱德群為該專輯的第三本,在此之前是安德烈.馬松(André Masson)和皮耶.蘇拉吉(Pierre Soulage),其藝術之重要可見一斑。1980年入籍法國,1981年過了耳順年才與人生伴侶董景昭公證結婚。

1983年後朱德群幾度獲香港中文大學邀請擔任藝術系校外評審,且旅行中國和老友吳冠中、李可染等重聚。1986年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辦紙上作品個展,林風眠恩師為其畫冊題字。朱德群離開台灣三十二年後,1987年在台北的歷史博物館舉辦回顧展,同好故友都來相聚。隨後有金陵藝術中心、台中省立美術館的展覽。1989年台北市立美術館的「中國巴黎」聯展,他的作品和常玉、趙無極、林風眠等共同展出,獲得華人地區市場的關注。1992年起台中臻品畫廊,1993年台北帝門藝術中心,1996年高雄茉莉畫廊,接續展出。1997年香港藝倡畫廊也為他舉辦近作展。同年在北京中國美術館、香港藝術館、高雄市立美術館以及隔年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巡迴展出。

1997年當選法蘭西學院美術院士,獲得空前的榮譽。香港的藝倡畫廊、台北的傳家藝術、台中的現代畫廊,巴黎的納瓦哈畫廊(Galerie Enrico Navara)、台北的印象畫廊、天使畫廊等等,都是畫家的推手。在收藏家方面,清翫雅集成員的曹興誠是眾所周知的朱德群重要藏家之一;而科技公司董事長鄧傳馨從2004年開始收藏朱德群的作品,後來極為著迷並與畫家成為忘年之交,為其奔走籌畫日本上野之森回顧展,以及2007年台北歷史博物館「朱德群八八回顧展」都獲其大力贊助與支持。鄧傳馨是目前所知兩岸三地收藏朱德群系統最為完整的藏家之一。2006年朱德群獲歐盟在盧森堡頒授歐洲成就金獎,2010年北京中國美術館曾在朱德群九十歲回顧展。此時,藏家群遍佈歐美與亞洲華人圈。

談及拍賣市場的大幅飛漲,大約從2004年開啟。亞洲地區剛經過SARS急性傳染病前所未有的震撼,藝術市場展開報復性的買氣。2004年4月11日在台北羅芙奧春拍的一件1950年10號朱德群小畫開始點燃,原本低預估價僅台幣15萬,搶拍喊至逾百萬元。接著在4月25日他的油畫作品在香港突破一千萬台幣關口,接下來就是一段行情飛躍的時期,一直持續到2008年金融海嘯。在此之前,朱德群的作品價值長期被低估。儘管國際美術地位崇高,多間博物館展出與收藏,他的畫作比起當代藝術家還要低,最貴一幅不過台幣兩、三百萬元,簡直不可思議。

從此兩岸三地的拍賣會上,朱德群的行情經常被拿來與同樣以抽象畫聞名的趙無極相提並論,以及另一同窗好友吳冠中橫跨中西畫領域,都是華人藝術界的超級天王,2006年後的高價紀錄已超越億元台幣行情,彼此價格水位互有競逐。截至2020年4月本文撰稿時間為止,吳冠中最高價的油畫一幅是1997年所繪的《周莊》(The Zhou Village, 148x297cm),2016年4月在香港保利拍出2.36億港元(約9億台幣或 US$30,444,000);趙無極最高價油畫為三聯幅巨畫《1985年6月至10月》(Juin-Octobre 1985, 280x1,000cm),2018年9月在香港蘇富比拍出5.1億港元(約20億台幣或US$65,204,488)。而朱德群果然以後期作品《雪霏霏》(Vertige neigeux, 200x400cm),2016年11月在香港佳士得拍出9180萬港元(約3.6億台幣或US$11,835,596)的紀錄。

後新冠時代 迎接藝術市場榮景

朱德群的藝術成就自然可與二位大師分庭抗禮,然而平均行情確是委屈,在補漲行情的預期下,行情仍有想像的空間。不少收藏家近幾年已開始留意朱德群的精采作品,慢慢地納入收藏名單,從國際拍賣市場可看出端倪。

2003年SARS疫情結束後,藝術拍賣市場至少走了五年的蓬勃時期。而金融海嘯過後,市場行情快速修正,大師經典藝術很快地復甦,且突破過去的行情水位,大幅拉高大師們的收藏門檻。大華人收藏家的實力睥睨國際,使得華裔的國際名家如常玉、趙無極、吳冠中、朱德群等,跟著西洋大師身價平起平坐。

紐約畫派大師在國際拍場具有領先地位,而隨著時間推移、追本溯源,包括華人抽象藝術、日本具體派、或者韓國單色畫等,及其創新源頭的歐洲抒情抽象如喬治.馬修(Georges Mathieu)、漢斯.哈同(Hans Hartung)、趙無極與朱德群等,他們與東方的脈絡連結,豐富了二十世紀歐洲抒情抽象藝術的發展演進,留下人類文明的瑰寶。僅管普普藝術和潮流藝術搶占社群媒體目光,經典恆久遠,世紀大師的藝術價值經得起時間的考驗。

 

 

本文引用自 Odile Chen臉書文章Ravenel本站為新聞聚合,文章版權歸原出處所有,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 artzdeal@gmail.com,我們將立即刪除。

相關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