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拍賣市場

專訪龐智鋒|解說佳士得與中國嘉德的破天荒合作

2020/06/04 11:01

對佳士得來說,2020絕對是風起雲湧的一年。

首先因為新冠肺炎關係,拍賣大亂,需要新策略、新措施應對;再來是「ONE: 現當代全球聯合夜拍」,香港、巴黎、倫敦、紐約四大重鎮破天荒接力拍賣;最後是宣佈與另一拍賣巨頭 - 中國嘉德合作進軍上海,消息震撼整個藝術業界。

The Value專訪了這間龍頭拍賣行的亞太區總裁龐智鋒(Francis Belin),請他親自回應上述這些風與雲。

龐智鋒 Francis Belin|佳士得亞洲區總裁

 

佳士得與中國嘉德在上海的合作會以甚麼形式進行?
 

我們會共用同一個場地(佳士得上海藝術空間),聯手舉辦拍賣預展、講座、客戶晚宴等活動,雙方的專家團隊會就此溝通協調。

拍賣方面則會嚴格地分開進行,佳士得拍賣用的是佳士得競投牌,中國嘉德用的是中國嘉德競投牌。我們不會分享任何賣家資訊,收藏家按平常程序和各自的拍賣行團隊溝通、競投。

換言之,我們是在不共享私隱資料和機密資訊的大前提下,於各種聯辦活動上合作,以及與對方的客戶接觸交流。

 

佳士得為何選擇和主要競爭對手合作?
 

如此規模的合作,在拍賣業界中是前無古人。兩行非常重視今次合作,包括CEO在內的雙方高層皆已為此而接觸溝通。

你問:佳士得為何和中國嘉德合作?我則會問:為何雙方從未合作?有任何理由令我們不能聯手嗎?事實上並沒有。

現在是一個非常分裂的時代,例如是中美之間的角力博奕,以及環球地緣政治的紛爭動亂。我們則希望反其道而行,尋找攜手合作之途。

與此同時,拍賣業界的經營模式正經歷重大轉變。如我剛才所說,我們非得要壁壘分明嗎?事情並不一定要如此安排。

佳士得與中國嘉德合作的官方宣傳圖片,背影建築是佳士得上海藝術空間

佳士得上海藝術空間

佳士得每年在上海舉行秋拍,主打現當代藝術

外資拍賣行在中國內地面對不少限制,例如不能拍賣1949年以前的古玩藝術品。今次和中國嘉德合作,有助佳士得解決這些問題嗎?佳士得計劃在中國內地擴充拍賣規模和門類嗎?
 

確實,我們在上海的生意有所限制。話雖如此,佳士得仍然在當地取得前所未有的佳績。去年我們上海拍賣的成交率達96%之高,同時刷新了好幾位西方藝術家的拍賣紀錄,成績令紐約同事也感鼓舞。

佳士得十分重視中國內地市場,全情投入上海的經營,對至今為止的成績亦很滿意。雖然現在沒法子,但我們希望有一天能夠拍賣1949年以前的藝術品。

中國嘉德有本身的客戶和人脈,就今次合作而言,他們有可能拍賣1949年以前的藝術品,也有可能不這樣做。我個人估計,他們應該會拍賣1949年以前的藝術品。不過兩行之所以合作,並非單純為了在這方面互補長短。

 

佳士得與中國嘉德有探討更長遠的發展和合作嗎?
 

誰知道呢。我們或許會找到機會在上海進一步攜手發展。事實上,今次的合作對各方來說都是新鮮事,同時也開啟了許多機會大門。

One全球聯合拍賣的領銜藝術品 - 趙無極《21.10.63》

四大拍賣重鎮中,唯獨香港獲得「夜間拍賣」待遇

佳士得早前公佈了另一重大舉動 -「ONE」現當代藝術全球聯合拍賣,香港、巴黎、倫敦、紐約接力在兩小時內完成。時間安排上,此四大拍賣重鎮中唯獨香港能舉行真正的「夜間拍賣」。香港辦公室是如何在你帶領之下,爭取到如此優厚的待遇?
 

現在是時候由亞洲再領風騷,這裡是全球其中一個增長最迅速的市場。今次「ONE」全球聯合拍賣當中,香港不但負責揭幕,更讓整個日程與我們本身的春季拍賣連在一起。

佳士得環球辦公室共同考慮,最終作出此決定,證明公司極度重視亞洲方面的發展。這是首次真正意義上的「全球聯合夜拍」,我們對此甚感雀躍。

藝術行業裡頭,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藝術品身上,這種習慣有時會妨礙我們思考整個營運模式,包括我們實際上是如何做生意,又如何為全球各地的收藏家服務。今次疫情帶來一個機會、一個讓我們重新思考如何營運的機會。

在佳士得,各方面的運作向來都條理分明,互不相干。如今在環球逆境之下,我們想要打破這些習慣、這些規定。
 

舉例來說,我們一直以來因應藝術品價格、種類、來源等因素,去判斷它們適合在哪裡以及哪種模式出售。某件雕塑,我們會認為它適合在香港拍賣;某幅畫作,我們認為它更符合紐約市場口味;某件街頭藝術創作,我們會安排在網上專拍登場。

可是情況已經改變了。好像巴黎不久前的一場現場拍賣,大部份出價都來自網上,競投者來自美國、瑞典、甚至是孟加拉,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現象。

趙無極抽象畫在香港拍賣時,各地都有收藏家為之感到興奮;畢加索於紐約登場時,許多亞洲買家亦極為關注。過往的習慣、規定,現正受到挑戰。

和中國嘉德的合作亦一樣。過往我們會這樣想:這是佳士得,那是中國嘉德,壁壘分明。在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改變之下,我們正重新思考如何看待和處理事情。

龐智鋒旁邊的是佳士得香港春拍焦點之一|趙無極《18.11.66》

佳士得香港春拍焦點之一|12.11克拉 濃彩藍色IF鑽石戒指

佳士得香港春拍焦點之一|明永樂 鎏金銅彌勒菩薩坐像

 

談到疫情,深深影響了今年的所有拍賣。佳士得香港春拍有否因而遇到難題?
 

由於疫情關係,我們日常運作確實受到限制,但我並不會說這是難題。

各國旅遊限制之下,客人難以來到佳士得這裡,運送藝術品到其他地方也變得複雜。現在我們樓下(佳士得香港藝廊)正在預展春季拍品,收藏家卻無法如以往一樣來鑑賞之。香港辦公室也得一度關閉,或在減少人手的情況下運作。

這些都是我們日常運作所面對的限制。我想你接下來的問題,是想知道佳士得如何應對。

 

沒錯。請告訴我們佳士得如何回應這些挑戰?
 

我認為現在正好是重新界定藝術市場標準、重新界定交易買賣模式的良機。無論任何時候,總有藏家希望入手珍品,亦總有藏家想要放售珍藏。

問題在於我們佳士得作為全球最大拍賣行,如何繼續為客戶提供全面周到的服務。

過去幾個月疫情之下,我們在數碼方面的服務大大提升。我們在微信為內地客戶帶來最多元、最先進的功能。以網上拍賣而言,佳士得的累計成交額冠絕同行。

疫情也促使我們檢視及改進現行機制。例如,我們發現網上競投的某些程序,對內地客戶來說並不如想像般簡單容易,於是就在平台、格式、工具等方面上作出創新改進,令他們能更輕鬆出價。

佳士得在微信直播香港春拍預展

疫情之下,佳士得加強網上專場的發展

我們今早在微信的網上直播正是一例。佳士得以往也曾辦過同類直播,但通常是為了特定藝術品,或是一少部份拍品而已。今早是我們香港整個春季拍賣預展的網上直播,規模非往昔能比,我估計最少有一萬觀眾。

拍賣圖錄方面,佳士得一向製作紙本印刷,惟實體圖錄的吸引力已不如前。是故,我們在今年初就決定減印50%數量的實體圖錄,把人力物力專注於改善電子平台之上,包括帶來網上展廳及360度環迴影像。

我們加強網上專拍的努力亦迎來回報。今年頭五個月,佳士得的網上拍賣就比以往上升了一倍之多,珠寶和名錶的表現更是尤其出眾。
 

為何今年的佳士得春拍不再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槌?拍賣改為在佳士得畫廊進行,會否擔心空間不足以招待客人?


如你所知,佳士得香港春拍原定5月舉槌,惟因疫情關係延遲至7月,結果是無法如願繼續在會議展覽中心舉槌。

不過與此同時,我們認為這也是一個改變拍品展示方式的好機會。我們在歷山大廈這裡有一個漂亮的畫廊,隨時可作拍賣舉槌之用。我們在中環心臟地帶的畢打行租借了地場,用以展出現當代藝術拍品,中國書畫及古玩則安排在怡和大廈預展。

人們現在不似以往般頻繁地旅遊外出。即使我們在會議展覽中心舉槌,人流也不會因而增加。我們對今次的預展安排和拍品陣容皆信心十足。

 

文章來源:THE VALUE

相關新聞